1)125、杯装蛇_大佬养了三年的纸片人跑了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  第二天,谢乔早上从床上坐起来,风轻轻吹动落地窗前的白色纱帘,日光忽明忽暗。

  “虞先生,早安。”

  他像往常一般问好。

  可与以往不一样的是,男人从后面抱住他,线条流畅的下颌搁在他清瘦的颈窝处,嗓音懒洋洋的:“早安。”

  谢乔涌起的不真实感被紧随其后的吻淹没,他的睡衣被牵扯到肩头,露出一小块白皙的肌肤,以及心口上的墨色痕迹。

  “这是什么?”

  还没待他回答,一只冰冷的手抚上了他的心脏,衣襟轻轻扯下,露出了隐藏在之下的刺青。

  ——是一条小蛇蛰伏在心脏上,浑身上下都是漆黑的鳞片。

  虞寒生的视线缓缓停住了。

  谢乔感受到虞寒生注视的目光,脸颊发热地解释:“一点都不疼。”

  但那道视线依然没有挪开,谢乔只好小声说:“是有一点疼。”

  心口肤质细滑,他能清楚地感觉勾线时针扎进皮肤,再往上挑,越靠近骨头越疼,仿佛浸泡在刺骨的冰水里,疼得深入骨髓。

  “可我想——”

  谢乔细密的睫毛颤了颤,鼓起勇气说:“虞先生永远在我心脏上。”

  空气安静了一阵。

  虞寒生垂下眼。

  下一秒,谢乔被按回床上,男人的唇慢慢下移至他的刺青上,如同在温柔地替他舔舐伤口,一遍又一遍地细细亲吻。

  刺青的地方本就敏感,他忍不住绷紧了背脊,像把弯曲的琴弦。

  再之后,薄薄的睡衣落到了床下的地板上,琴弦被扳开,发出响声。

  而客厅里的尼尼望着墙面上的时钟,已经九点了,谢乔还没起床。

  小精灵急得碗里的牛肉粥都不香了,焦急地飞到了谢乔的房间外,它竖着耳朵听到房间里传来沉闷的水声。

  谢乔在洗澡吗?

  它狐疑地还要继续听时,房间外忽然多了道严严实实的结界!

  尼尼猝不及防撞在结界上,在地上摔了个四脚朝天,它费劲地坐起来后,揉了揉被撞疼的额头。

  又被那头相柳拦在外面了。

  它叫不了谢乔起床了。

  尼尼好委屈,它顺着额头摸到自己光秃秃的脑袋,更觉得委屈了。

  谢乔的店铺足足打了三天的烊。

  听说是老板的伴侣回来了,一开始熟客们都很理解,可第四天还没开门,不少客人失望而归,仍等在店外的人不免低声议论起来。

  “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来开门,好想吃老板做的佛跳墙。”

  “谢老板以前从不打烊,我怎么觉得老板的伴侣是个狐狸精。”

  “年轻人还是要注意身体。”

  虽然前面几位客人的声音很小,但蹲在一边戴红袖章巡视社区的小猫们却听得一清二楚。

  小猫们生气地喵呜喵呜反驳,如果有懂猫语的在这儿,一定能听出来。

  愚蠢的人类,谢乔的伴侣才不是狐狸精呢,是天上地下只有一头的相柳大人。

  而谢乔不知道店

  请收藏:https://m.bixi9.cc

(温馨提示: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